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注册 >

现场观察 | 你不了解的移动电竞人群画像

在2016年腾讯员工大会上,王者荣耀和微信支付、应用宝一起进入了腾讯名品堂。公司内部形容这款游戏是“ 腾讯手游史上当之无愧的殿堂级产品”。同时公布的还有两组数据:日活跃用户突破5000W,注册用户突破2亿。

面对这款现象级的游戏,网络上有两种微妙的对立情绪,一方面对于移动电竞游戏用户爆发式的增长感到震惊,一方面对手游比赛的观赏性和公平性持有怀疑。有句热门评论更加直截了当地反应了核心电竞玩家的心态 :“你让我去现场看他们戳手机?”

上周末,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总决赛在上海落幕。这款“5000万日活”的电竞手游的首届联赛,近2000张门票在10分钟内全部售罄。什么样的人会去看一场手机游戏的线下比赛?这是玩加赛事去比赛现场前设定的问题。

在我们采集了25个现场观众之后,发现这是一群很难归纳出共性和特质的人。如果说CF赛事现场放眼望去是一水的宅男装扮,英雄联盟赛事最抢眼的是一群狂热的迷妹,第一届KPL总决赛的现场观众看起来则非常“路人”——他们的年龄更为分散、装扮更加大众,这25个人如果同时出现在外滩、公园、博物馆、家庭聚会中,也不会有任何的格格不入。基本上这就是50岁以下手机用户的群像。

现场观察 | 你不了解的移动电竞人群画像


超过半数的观众没有玩过CS、英雄联盟等PC电竞游戏

相比较传统意义上的“游戏”,王者荣耀项目组更喜欢把自己的游戏比作“互联网产品”。在所有的互联网产品都在简单化、碎片化的时候,移动游戏也很自然地顺应这个趋势,它通过腾讯的移动产品矩阵悄然渗透了整个中国的手机用户。即便是对电竞游戏不敏感的互联网分析师意识到了在移动领域腾讯正在经历像4年前一样的“微信时刻”。

在玩加赛事采访的25个现场观众里,有超过半数的观众没有玩过CS、英雄联盟等PC电竞游戏,手机上也没有接触过电竞游戏(如果不算天天酷跑、竞技二打一的话)。只有20%的人是通过官方的宣传了解到这款游戏的,其他的人都是通过受身边好友带动或从微信朋友圈接触到王者荣耀的。

“因为工作休息的时候就可以来一局,所以我们同事都拉着我一块玩。”

“我们宿舍(女生)只有一个人不玩。”

“坐公交的时候看见有人玩,美甲的时候看到有人玩,我们俩在候机的时候也看到有人玩,就觉得游戏太火了。”

这是三位女士接受采访时描述的身边现状。

2004年任天堂发布掌机NDS的时候,第一次提出了“扩大游戏人口”的口号。在中国,智能手机普及和微信用户接近饱和的今天才真正将潜在游戏人口的红利开发出来。


现场观察 | 你不了解的移动电竞人群画像

(数据来源:腾讯浏览指数截图)


平均年龄更低,而覆盖的年龄段更宽广

根据腾讯浏览指数的数据显示,相比传统电竞游戏,王者荣耀这款游戏的主力人群从20-30岁推前到了10-20岁,而30岁以上的用户占比却比传统电竞游戏更高,女生的比例也超过了传统电竞游戏。这与现场观测的结果比较接近。玩加赛事采访的观众中最小的初一,最大的超过40岁。学生占44%,30岁以下工作人群占32%,30岁以上用户也有24%。

在我们观察过的所有电竞比赛中,KPL的大学生观众比例是最小的。并不是说这部分人群在减少,他们依然很多,但观众年龄段的构成历史性地被丰富了,尤其是30岁以上面孔的高频率出现。

受访观众有80%是第一次观看电子竞技的线下比赛,这个比例要高于第一次玩电竞游戏的人。我们在比赛的现场可以感受到人群身份标签和个性区隔的多元化。带着大粗金项链的L先生已经玩过很多年电竞游戏了,和他一起来的是他们教练,他们会通过微信群组织或报名一些业余比赛。文质彬彬的F先生是一个工作三年有着硕士学历的电竞新人,从谈吐里可以感受到他性格上的沉静内敛,而在笔者的交往经历里,通常他们与打游戏是绝缘的。


有人会带父母去看电竞比赛吗?这是我们之前从没想过的问题

我们遇到了一对母子,儿子已经20岁了。母亲学会这款游戏并非儿子所教,而是被身边的人带动的,被问到这个游戏上手难不难,她答非所问地说:“我很喜欢貂蝉”。她举着手机拍摄了很多现场照片,认真地阅读活动说明,扫描各种二维码。从母子交流的表情上看,晚辈没有丝毫的不情愿。